过年

算了一下这是我们在英国过的第六个中国年了,只有今年的正好是周末,岚岚和我都在家,可以悠悠哉哉准备年夜饭,和家人打打电话,看看网上春晚。真不敢想象我们已经出国这么多年了,从第一年的不适应、新奇兴奋到现在的平平淡淡,我们也慢慢习惯了这儿的一切。每天叫岚岚起床上班,然后看书学习,隔三差五去伦敦见导师然后在从唐人街买些酱料回来,周末去Tesco买菜,去Poundland买牛奶,单周收塑料瓶双周收废纸,这一切都已经成了我们生活的一部分。

回想这六年,其实发生了很多有意义的事:第一次出国,拿到硕士学位,顺利毕业;在医院当清洁工、在食品厂当工人、在便利店当收银员,然后又回到学校开始博士学习;开始谈恋爱,嘻嘻闹闹,而后结婚;第一次出国旅游,第一次出国开会;回国两趟,搬家三次;人们已经不再提及七零后的时候,我也三十了,而我的岚岚依然快乐像个小孩;第一次找工作失败后我们流下伤心的泪,三年后岚岚拿到工作offer时狂喜的笑;我们一起度过的每个生日,每一天……一闭上眼,这一切就如同幻灯片在我脑海里不停播放。

最近岚岚老是梦到回家,和妈妈一起去逛街吃小零食买新衣服。她醒来后就跟我说她的梦,然后嘟噜着说想回家。我只能边安慰边紧紧抱着她,再看看现在这个房间,不知不觉中已经被各种东西塞满,我猜再搬家的话没两辆车是拉不完的,而六年前我们只带来了两箱简单行李。出门在外地的时候想着的是这个小家,在这个小家里的时候心却又在千里之外的那个家,而那个家却总是让人魂牵梦萦。人在外,回家是个永恒的话题,何时才能回家?

又到了逢年过节,思乡的情绪最浓的时候,只能打个电话听听乡音;做顿好菜、包个饺子,填填中国胃。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噼里啪啦鞭炮的声音,我仿佛回到了75栋,帮爸爸贴门对,然后一起去放鞭,是那么的开心。

客舍并州已十霜,归心日夜忆咸阳。无端更渡桑乾水,却望并州是故乡。

2010.02.13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