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有点伤感

这两天有点伤感。

窗外一直稀稀拉拉的飘着小雨,黑夜的寂静偶然被飞驰而过的汽车划开,转瞬便又被那无限的寂静淹没。我在想肖然、韩灵、刘元、陈启明他们的故事。92年肖然刚刚离开大学来到深圳,纯洁的如同个处子,还会因为说谎扭捏脸红,还会在沁凉如玉的夏夜搂着韩灵说“爱你”,那时候刘元住在廉价小旅馆里已经四个月没有工作了,陈启明正在为是否迎娶土地主家的丑女儿而反复挣扎。98年肖然已经身价上亿,花天酒地却很失落,他和韩灵离婚,过了几年死于自杀,在生命的最后时光他感到自己依然深深爱着她,不过一切都太迟了。那年刘元从外企高层的位置跌落,成了虔诚的佛教徒。而陈启明过着殷实而若有所失的生活,像少了灵魂。虽然是第二次看慕容雪村的《天堂向左、深圳向右》了,但心还是被那个叫青春的东西揪了一下,又酸又涩。

Chinaren校友录上还是没有新留言,都快一个月了,大家只是匆匆走过,没有留下只言片语。我那些曾经亲密无间的朋友们,你们过的好吗,为何没有你们的消息。

我感到了成长的可怕,我们已经习惯把一切都放在心里,控制喜怒哀乐,不动声色,让我们无论何时看起来都那么平静冷峻。我们还有激情吗?还会如陈启明说的那样”理想,就是那么疯一回”,还会在校园里贴大字报,还会只是为了美国轰炸了我驻南联盟大使馆披星戴月去游行吗,还会为了哥们义气去打群架吗,还会有脸红心跳的恋情告白吗,还会因为意见不同争个面红耳赤吗,还会为分别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吗……如果你说你会,那又为何你那么沉默;如果你还记得我们离时的约定,相约十年后的重逢,那又为什么依然选择独行

我的朋友们,你们是我的青春见证,当你们闭口不语的时候,我仿佛看到我的青春正在悄然离去……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