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午后

终于盼来的周末,窗外阳光明媚,街道因为周日也变得宁静安详,只有偶尔穿过的车声,和传来悠远的钟声,那是教堂让人们去做礼拜的召唤,简单平静的这一切构成了一个奇妙的声场。看着天空中缓慢飘过的白云,突然怀念起去年的春末夏初来,无论是和朋友们躺在草地上看书聊天,或者在午后的广袤的菜地里徜徉,还是一场暴雨后沿着绿树成荫的footpath去TESCO,我们在那儿,有翠嫩欲滴的绿,怀有“春听鸟声,夏听蝉声”的幸福,还有被偶尔飞窜出来野兔吓一跳的乐趣。对这一切我是多么着迷,我躺在朝地上,静静的注视着眼前的那片天空,湛蓝深邃,一尘不染 ,那些飘过的白云,是儿时公园里卖的棉花糖,那个总是一身土蓝中山装的老人,他的胡子和这棉花糖一样白。我拎着装着三两糖果的塑料袋,站在小车旁边聚精会神地看着他,看颗颗白糖怎么就变成了蓬松的棉花糖,这一度成了我去公园的最大理由。

学校刚刚开学,Summer Term,图书馆里挤满了复习的人们,去年那个时候我们也是这么度过的。那时段紧张快乐的时光,也是最值得回忆的一段,昔日并肩作战的朋友们早已各奔东西,那些我们以前常坐的位子上现在都是谁呢,他们一定也有我们那时候的快乐和烦恼。回望黝黑Tower12层东南角的两扇小窗,谁又会在里面度过这一年,他/她也会眺望窗外的天际线吗,会对我这个旧房客以及他/她的下个接替者展开遐想吗。

这个午后,四月的最后一天,我被回忆想象支配。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