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年的最后一夜

看着表,23:47,快到新年了。肚子刚塞进现烤得火鸡有点微涨,一头脑因为一点红酒作用有点微晕,本该激动兴奋的心情也有点blue。
这一年辛苦打了很多工,虽然已经开始读博,开始找工作,却依然没有做出去留的抉择。心中总隐隐地思念家人,但就这样回去,那便是放弃了这边的所有一切,有点不舍。工作找的并不理想,现在的我又重新站在了要做出选择的十字路口。我知道无论做出什么样的决定,自己一定要坚持下去,不能动摇。
已经新年了,愿远方的家人身体健康,身边的人和自己能有新的抉择,新的希望,能释放这一年的抑郁,有个全新的开始

看着表,23:47,快到新年了。肚子刚塞进现烤得火鸡有点微涨,一头脑因为一点红酒作用有点微晕,本该激动兴奋的心情也有点blue。
这一年辛苦打了很多工,虽然已经开始读博,开始找工作,却依然没有做出去留的抉择。心中总隐隐地思念家人,但就这样回去,那便是放弃了这边的所有一切,有点不舍。工作找的并不理想,现在的我又重新站在了要做出选择的十字路口。我知道无论做出什么样的决定,自己一定要坚持下去,不能动摇。
已经新年了,愿远方的家人身体健康,身边的人和自己能有新的抉择,新的希望,能释放这一年的抑郁,有个全新的开始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