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 新年快乐!

新年除夕夜,简单而浪漫。尽管有每年一次的地铁工人罢工,给交通带来诸多不便,但对新年期盼的热情依然让25 万人涌向泰晤士河畔,翘首企盼新年的到来。

我和Cathy大约10点多才赶到 Westminster,从没见过英国有这么多人,从地铁出站口便已经开始拥挤,等我们挪到不过两百米外的桥头雕塑那儿已经花了一个多小时,往前迈一步更是不可能。身边都是外国人,在我们前面的是4个法国年轻人,在我们身后的几个意大利人,英国人从不赶这个热闹,这个时候都挤在pub里喝酒呢。一直以来我总是为能和不同国家的人们聚在一起干什么事情而感到兴奋不已,不过这次身边没了英国人让我们吃了不少苦头,因为欧洲大陆人个子普遍比较高,我们只能从人脑袋缝里找景色。河对岸的London Eye今天被装饰得格外漂亮,不时变换颜色,而每次颜色的变化总能引起人群里一片欢呼,弄得我们不知道,还以为哪儿有什么表演出现,踮起脚来四处张望。Big Ben今晚每隔15分钟便敲一下钟,也有好事者闻声雀跃。西方人好像并不如同我们这样热衷于看到什么,他们显然对“凑热闹”更感兴趣,虽然人非常多,但并不拥挤混乱,大家只是随着人流往前走,走不动了,便停下来,并不推挤。这个时候如果不能看到任何表演的话,他们也有自己的娱乐方,喝酒!啤酒、红酒最为常见,我还看到有人带了大瓶的Jack Daniels和Vodka。我们也入乡随俗带了一瓶Stella Artois和Cathy打工人家送的葡萄牙红酒。经过Big Ben的时候有一群中东人围成一个圈子在跳舞,跳的都是他们民族舞,很简单,大家搭着肩膀随着音乐踢脚便可以,Cathy很好奇想参加,在一边看了会最终还是害羞又躲了回来。游客们显得很开心,但警察一点不敢放松警惕。受721伦敦地铁大爆炸影响,今天伦敦警方异常小心,不光是每节地铁里都有两名乘警,地面上也是布满了警力,更有骑着高头大马的骑警居高临下注意着任何可疑举动。

11点45的时候伦敦眼旁边的Shell Building立面被投影上了一组人像,他们在过去一年里为伦敦做出了贡献,有首相布莱尔、为申奥立下功劳的组委会成员、在721中英勇扑救的消防队员、地铁工人等等,城市的繁荣和进步正是这样千万个普通人的努力造就的。在放投影的时候大家不时抬头看点,时间一分一分的流逝,大家的情绪也快到了高潮,终于在最后一分钟的时候,墙面上的人物被巨大的数字代替。60,59,58…25万人齐心协力大省的喊出5,4,3,2,1!Happy New Year!礼花在空中炸响,人群沸腾了,大家相拥欢呼,身边的波兰人不知从哪儿弄来的小焰火,边放边跳,另一边的德国人“嘭”的声开了瓶香槟,前面的法国人热情拥吻,大家用着标准和不标准的英语相互祝福着新年快乐。我突然想到在地铁里看到两个花枝招展的女孩在身上斜挎着一个绸带,上面写着“Kiss me in the midnight”,现在她们一定得到了那个吻。泰晤士河上的焰火表演非常精彩,各种礼花此起彼伏,用不同颜色和造型在伦敦的天空中画出各种美丽的图案。这持续15分钟的花火是我生平中最难忘的一次,不仅因为他们是由曾承办希腊奥运开闭幕式焰火表演的Jack Morton Worldwide设计的,更是因为是在异乡。

看着绚烂的焰火,心中默默祈祷祝愿,为远方的亲人祈健康,为朋友祷幸福。发觉充满记忆的2005就这么过去了,有开心有失落,欢笑和痛苦,还有无限的思愁。寒冷的伦敦夜,大笨钟悠扬的钟声四处回响,泰晤士河里水默默流淌,走在回家的路上有微醺的陌生人对你说新年快乐,幸福而伤感。2006 新年快乐!

PS,在2005的最后半个小时里跟随我一年的爱机Canon Powershot A75不幸被窃,在它为我记录的近五千张照片有我的点点滴滴,而今它却这样离我而去,留给了永远逝去的2005。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