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下真失火了!


Tawney Tower Floor 6着火了!可以看得出壁橱已经着火,并有向周边扩散的趋势

十多分钟后整个厨房已经火光一片,消防车姗姗来迟,消防队员在做灭火准备

可怜整栋Tawney Tower的居民都穿着睡意在寒风中站了两个多小时

火被扑灭后,消防队员开始对现场进行仔细检查,分析事故起因

面试顺利结束

刚刚结束第一份“体面”工作的面试,感觉兴奋又紧张。邮件中约了下午2:15进行,结果我粗心大意以为是2:30,发现的时候只剩下10分钟了,幸亏公司就在学校里,我匆匆忙忙赶到那儿时间恰恰好,总算没有迟到,只是没有时间整理自己的情绪了。

面试我的有两个人,一个是总经理Clifford,一个是行政经理(女的,忘了叫什么了)。Clifford满头白发,看上去很和善的样子,一见面和我很用力的握手并给倒了杯水给我,然后开始和我闲扯天气,我知道这是warm-up阶段,不过真的也就不紧张了。Clifford介绍了一下Nesstar的历史和主要产品,并说了一下他们对这个工作空缺Admin Assistant人选的期望,接下来就轮到我发挥了。我介绍了一下自己的教育背景和工作经历,说了说自己的特点和性格。我们彼此来来回回问了很多问题,等最后他问我有什么要问他们的时候我才发现这个问题我没有任何准备,匆忙间想到前几天看新闻看到他们和加拿大统计局签了合作意向,便问Clifford如何看待这次合作,对公司未来的发展有什么样的展望,对中国市场又是如何看待的之类问题。大家聊得很愉快,我很感谢的是Clifford在整个面试过程中都给我以微笑,让我可以很好的发挥。最终结果会在随后的几天里公布,其实能拿到这个工作自然非常棒,如果拿不到也无所谓,有了这么次面试的经历,会对以后找工作很有帮助,更主要的是他给了我信心,我也可以做的不错。

出来的时候看了一下表,全部过程花了整整四十分钟,门外阳光灿烂,自己心情舒畅,只是西装革履的样子好像和身边穿比基尼晒太阳的美女们格格不入,赶快回去换衣服吧,我都已经热出汗了。

(感谢小倩昨晚帮我进行面试准备)

我成了PhD的准备生

我拿到博士的录取通知书啦!

就在刚才,小猪拿给我一个邮包,里面是我的offer,专业是Computational Finance(计算金融)翻译过来有点怪,有点类似于Finance Engineering(金融工程),主要就是用计算机辅助金融研究,侧重于利用计算机建模来解决衍生物定价或者利率决定等方面问题。基本上会对编程和数学能力要求比较高,Matlab是最基本的工作平台,未来职业会是投资银行的资产定价部门。我对CCFEA的专业非常感兴趣,可惜在申请硕士的时候没有发现我们学校还有这个专业,过来后曾一度想从现在的金融经济学(Financial Economics)转成MSc Computational Finance,但人懒,再加上现在的专业我也非常喜欢,也就作罢。考完试后我思索着申请PhD看看,但心态是复杂的,或者说是犹豫的,没有奖学金是肯定不可能读的,如果是半奖自己还得垫很大一部分学费生活费,我为了实现自己出来读书的梦想已经让家里花了很多钱,现在我不可能也于心不忍让已经年迈的父母为我背上更大的负担,我已经25了,要独立做人。

怀着这样矛盾的心情我开始申请工作。首先拟定了几所学校,Reading的ISMA,Tilburg,和本校的CCFEA,其实最后我也只申请了CCFEA,另外两个都因为自己的原因放弃了。这一个多月我给CCFEA的小秘Lynda发了n多信,交材料、补材料,联系推荐人,忙忙碌碌的好像回到了一年多前自己动手申请硕士的时候。我让Joao做我的一荐,Marcus做我的二荐,虽然Marcus是个大牛,但Joao是我导师对我更了解。结果在我申请的时候Joao外出结婚去了,我只好等待他的推荐信,向Lynda解释。十多天前我给Lynda写信询问申请处理结果如何,结果等了一个星期也没见她给我回信,在我被论文困扰差不多忘了这么回事的时候,就刚刚这封漫长等待的offer终于寄到了我手里。

在申请期间,家里得知我有继续读书的想法格外高兴,不明情况的他们还直接或间接地帮我找了一些在美国的朋友,以为他们能帮上大忙。父母的心愿是好的,但自己的路怎么走自己最清楚,我反复思考了很久,给那些热心人一一回信,感谢他们的好意与帮助,但认为自己并没有为读博士做好准备。我分析了自己的背景和性格,觉得喜欢做一些实业的东西,也许回国工作三四年攒了些经验和钱,去美国顶尖级学校读MBA会是我比较倾向的目标。想清楚了自己的人生规划,即定了短期和长期目标,我一下子感到轻松了很多,不再为要如何决定费尽思量,现在要做的就是一步步去慢慢实现它们,而手头上的这张没有奖学金的录取通知书更多的成了我对自己的一种承认,其实那就够了。

再看了眼这张offer,刚才的兴奋劲已经过去了,我会好好收藏它,作为我曾尝试过、努力过的证明。

C’est la vie

昨天下午把定金一交,房子是定下来了,就等9月15号交完论文后搬进去,心头一桩大事总算有了着落。我觉着自己还是挺幸运的,这个房子五脏俱全,地理位置也还凑合,最重要的是价格便宜,只要三十多镑一周,能减轻我很大的经济负担。出门在外能凑合就凑合吧,何况还是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冰箱洗衣机烤箱微波炉一应俱全,还能宽带上网,比共产主义的还高级呢。

凌晨4点半,写完了amanda交给我作业,3000字200镑,不错的生意。我户头上已经两个月只出不入了,害得我天天火烧眉毛的想找工打。都怪自己吊儿郎当的坏毛病在这儿又犯了,结果把Post room这么简单轻松又赚钱的工作给丢了,真是“曾经有一份赚钱的工作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人生最痛,莫过于此。如果上天给机会我再来一次的话,我会对老太太说:‘我做牛做马一定好好干!’” 嗨~~芸芸众生,皆为利往。Amanda说以后可能还有做“抢手”的机会,这着实让我开心了半天,这种钱赚起来有意思,论程度好歹也可以算是个小白领吧。下午的时候收到了两周前投的Adminstration assistant回复,约我月底interview。这是我在英国第一个非体力工作的面试,一定要认真准备好好把握。

签证的事情最近搞的我焦头烂额,约了9月9号的法国签证还去不去呢。这可能是我在英国最后一次申请申根签证的机会了,再往后我的VISA上会不够三个月的有效期。如果签下来我只能9月底10月初出去玩,而这个时候是找工作的最佳时间,我得为明年的生计做长远打算。再往后我要参加12月初的CFA考试了,复习都忙不过来,哪有时间出去逍遥。以后若是以visitor身份续签便不能离境,只能在国内瞎转悠。来了英国一趟没有去欧洲大陆走走总觉得是心头一大遗憾,有点于心不甘,还有几天,让我再考虑考虑。

这样看来看去To-Do list上只剩下论文没有完成了。上周五的时候去见了导师João,这爷们新婚燕尔美滋滋的拿他和他老婆的照片秀给我们看。我去的时候给他带了一点小礼物,中国结和丝绸手帕,算是给他的新婚礼物,暗里巴结巴结他,只希望他能在我论文方面多出点力,最后评判的时候别太严格。那天的交谈还卓有成效,João对我的想法非常赞同,让我周四先把数据方面处理的结果给他看看。妈呀呀~这可是最核心的部分,只有两天时间了,这可让我如何是好。不想那么多了,弄一点是一点。

天天过的忙忙碌碌,幸好还不是碌碌无为。学校里毕业大甩卖的广告已经贴的到处都是了,我前几天从一个台湾小美美那儿买了辆自行车,花了30镑,送气筒车灯和修车工具,价钱算是公道。谁要我的打印机?送半包打印纸!晚上和一干朋友出去散步,行至south tower,有人说刚来那会儿就住这,能看见远处的海。还有一个多月我英国就一整年了,时间过得真快,看着06届过来读pre-sessional的新生天天欢声笑语,想想再过二十几天大家就各奔东西,新人笑,旧人哭。想起那天laite跟我说的话:

C’est la vie,这就是生活。

谁都别敏感

疯了疯了!

深夜4点12分,门外突然火警大作,这已经是这个月的第二次了!

我把头往被子里一塞,继续睡觉。上次火警的时候我就没下去,结果还不是虚惊一场。我数着绵羊,一只、两只、三只….一分钟过去了、两分钟过去了、五分钟过去了!!TMD,这该死的铃怎么还在响!警铃就装在我门口,我即使装作“两耳不闻窗外事”它每一次撞击还是像锥子一样挑拨这我的神经。我爬起来看到楼下黑压压全是人,“砰”的一声,我听见隔壁PhD关上门匆匆下楼。嗨~算了,醒都醒了,还是和他们一起凑热闹下去吧。

我草草穿上衣服,推门下楼。经过电梯间的时候听见里面有工作的声音,心想又有哪个笨蛋坐电梯下楼了,等会给security抓住还不准一顿爆骂。我颇有点得意自己的聪明,开始一步一个脚印的从12楼往下走。都是因为扰了我的好梦,走到5楼的时候我就有点胸闷了,此时正好遇到匆匆上楼的Security,”Waht’s happening?”我问,“Fire!”他一脸严肃的冲我喊道。这不是废话嘛,难道会有人在开Party?!胆小的家伙,一点小事就把他紧张成这样。我踱着步子继续下楼,5楼、4楼、3楼…突然警报停了!!作为一种仪式我是不是该继续走完呢?我正犹豫着的时候,哗啦啦的人开始涌进来,我看到了穿着睡衣的小猪和小倩,一脸兴奋,哪有一点灾难当前的慌乱,真有点巾帼英雄的样子!哈哈

回房继续睡觉,我紧了紧被子打算把刚才在Nice海滩散步的梦作完。碧海、银沙、身材火辣的女孩们微笑着擦身而过,阳光晒在她们麦色的皮肤上折射出迷人的光彩。有个美女正在对我微笑,还犹豫什么,我盯着她朝她走去,还差5米、3米、1米…..“当———————!!” Damnit!这个该死的火警怎么又响了!我还没和那美女说话呢!不过火警连响两次是不是真的失火了呢?不敢大意,我还是下楼吧。推门一看,这次终于赶上大队人马了,大家脸上都挂着茫然的表情,我还看到有人抱着笔记本下楼,最绝的是看到某人背着个沉甸甸的大包,估计里面装的全是值钱玩意儿,这时候打劫她一定收获颇丰。我怀着终于成功着陆的兴奋和旁人闲聊着,发现自己颇有点兴风起浪惟恐天下不乱的意思。我突然想到了二十多天前我没下去的那次火警,小猪事后和我说她们楼下遇到了洁癖男,瑟瑟发抖说了句“It’s really cold at this moment.”,想着这个无比严谨的老男人穿着棉质睡衣带着睡帽穿着棉拖鞋一脸无辜的样子,真是太有趣了。在五分钟后Security非常生气地对大家说这次警报的原因是7楼有人在厨房里…..(没听清,估计是件小事)。警报就这么解除,我有掩饰不住的失望,希望梦中的美女还在等我。

这个无聊的年头,大家还是自娱自乐吧。我突然想起,明天还要见导师….

Explore Essex Univ.之 校徽

今天无意中找到了学校传统形式的校徽图案,也就是那个只在传统正式活动中才会使用的标志。我很喜欢这个标志,图案古典且富于寓意,它被悬挂在Lecture Theatre Building (LTB)大堂的西侧,还被印刷在毕业证书的顶端。

这个传统形式校徽的图案是从Essex郡徽标演变过来的,也同样是由皇家艺术学院(Royal College of Art)设计。校徽正中间是一个红色的盾,上面画有三把弯刀(Seaxes,古代在Essex土地上撒克逊人独特的剑刀),这是本郡的标志,所不同的是多了一本翻开的书,上面写着我看不懂的拉丁文字。盾牌的上方是古代骑士的头盔,我不清楚是什么意思,可能象征着这儿曾经是撒克逊人的古战场。再往上是一条西方龙站在橡树上。葱绿的橡树枝代表着学校的所在地Wivenhoe Park,这儿曾经是一片古森林。而树枝环绕成一个环形,对应着英文字母“O”,是Wyvern的首字母发音,Wyvern是传说中在Wivenhoe出现神秘的龙。Wyvern便是现在校刊的名字。盾牌的下方绸带上写着“THOUGHT THE HARDER · HEART THE KEENER”,此为校训。

现代版的校徽就显得简洁的多,它由红、紫两色的五个方块组成。这五个方块代表学校主教学区的五个广场(Squares),相互交错成一个三维的字母“E”,这是学校名字的首字母。学校在大多数的时候都使用这个标志,是因为传统标志表示守旧,而新的显示出学校锐意创新、不断进取吗?搞不懂。

那么,传统与现代的两款校徽,你喜欢哪一种呢?

八月十二,阴有小雨

看看大家在MSN上都叫什么吧,呵呵,这年头都在为论文忙得四处乱窜,上下抓狂。不过庆幸的是我终于可以对要写的东西有了一个清楚的构思,再加上数据已经找的差不多了,我相信论文的初稿会很快产生。

晚上Tanya为大家组织的party因为大家并不是积极参加而匆匆收场,她为此感到很难过也很委屈,聚会的时候显得有点沉默寡言。善良的Tanya出发点是好的,大家在一起聚一次少一次,但今天和前两次的聚会一样没有大家热情投入,只有她一个人张罗,结果还弄成这样,其实我也觉着很难过。再次重返学校除了对那些知识感兴趣外,我更多的因为对那种亲密无间的集体生活充满怀念。虽然大家彼此有着不同的性格和习惯,或许如果我们多一些理解,多一些无私奉献和宽容,少些计较,再或许我们再成熟点,我们就能变得更加亲密一点。

11点的时候Msnsour一反常态很严肃的告诉我要去图书馆看书,转身就走头也不回。come on, man, 今天是周末,晚上图书馆是不开门的,去泡妞也别用这个当掩护啊,dude! =D Steven刚给我回了邮件,感谢我为今晚拍的照片,并希望在我们离开之前再为我们举行一次Party。Oh, my god! 我们真的就要分离了吗?

Friends看到第十季第六集就断了,不知道后面发生了什么,会有什么样的结局。也许这样更好,我会记住他们永远在一起。

爱很简单?

7月28的那场大雨,有了秋天的感觉

晚上给Laite送行,他明天就要赶往伦敦然后搭乘后天一早的飞机去日本,然后再那儿完成一年的后续研究生课程。 我去他那儿找他,一房间的东西已经被装在两个箱子里,空荡荡的屋子就如同我们一年前来时那样,我看着他,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

假期学校的酒吧只有混乱嘈杂的Underground还开,那儿不适合离别,还是去TESCO买点酒回来喝吧。暴雨过后的空气有丝丝凉意,街灯晃着桔黄光忽明忽暗,我们默默行走,偶尔说上两句。

回到寝室,打开啤酒,Laite开始和我说起他的爱情。那个他不应该爱的女孩,那个他国内好友的女友,那个他永远都让他猜不透的女孩,曾经让他快乐好像身边就是天堂,也让他痛苦得自残身体,但身体的疼痛又怎及心中之痛,他激动过彷徨过无助过悔恨过,他就这么爱得简单而执著,爱得冲动而勇敢。他永远记住了二十天的欧洲之旅,古典的意大利、浪漫的法兰西,有他们年轻的欢笑。Laite拿出手机给我看他们在巴黎的短片,有个女孩子快乐的声音,镜头拉远,塞纳河畔(Seine River)的埃弗尔铁塔(Eiffel Tower)在黄昏下如同个巨人默默矗立,这是他心中最美好的画面。理性与情感,爱情是什么东西?能让个一米八的北方汉子在我的对面捂脸流泪。

想起两天前小真在MSN中发给我的一段话:

“……当他或者她流泪的时候,并不一定软弱,或许他/她正在为一份真情勇敢地奋斗;而当他或者她欢笑的时候,并不一定快乐,或许他/她正在为没有真情而苦苦挣扎。 ”

我们都是孤独的人,我们相偎在一起取暖。

个人网站,3年后的重生


privatewww.essex.ac.uk/~ffei

目前还只是框架的新个人网站,内容要慢慢丰富了。包括我在英国的学习和旅游。

这两天突然想做一个个人网站,记录一下自己在英国的旅行生活和学习,用英文来写,一来可以让外国的朋友们更多的了解我,二来也是为即将结束的研究生生活做个纪念。

我花了两天的时间很认真地构思设计,然后将它们一一实现。我不知道 为什么我会突然有这个念头,因为这离我制作最后一个个人网站已有三年之隔。

我的第一个个人主页是98年时候用微软FrontPage 97做的。那是大二夏天的事情,宽带还是很奢侈的东西,我向电信局租了一个56k modem,在寝室里用201卡拨号上网。我的抽屉里有厚厚一打用过的卡,他们的牺牲换来了我第一个Homepage“小鱼的东瀛快讯”(那时候很着迷听“日之韵”系列的日本流行乐看日剧)的诞生。在那个网络信息有限的时代它很快就因为内容丰富而点击破万,武汉音乐台曾给我发邮件希望邀请我去参加他们的节目,后来因为考试而被我谢绝了。

后来我转投Macromedia的怀抱并且学会了Dreamweaver和Flash,我用它们对“快讯”进行了改版,版面一从明快的天蓝色变成了深沉的黑色,名字也顺应改为“秋季版”。可能是这次不成功的改版,最后我一直得不到设计上的灵感,新版的“快讯”也无疾而终。不过这次对新技术的尝试让我兴奋不已,很快我就投入到为自己社团作宣传网站的工作中去了。大三的暑假我从厦门回来,学校最大社团“大学生经济研究会”会长就找到了我,希望我能为他们制作了一个全新的网站,并以此参加全国的大学生社团网站比赛。我欣然答应,并用了一个暑假时间去设计制作,也同时认识了些同道中人。那段时间我常对着电脑就是一天,非常辛苦,不过好在网站如期交付,并最后获得了三等奖,这对我无疑是一种莫大的鼓励。

大四的时候我认识了比我小一届的一个老乡,他是Flash方面的技术专家,至少在我看来的确如此。对于网站构建的很多想法我们一拍即合,于是闭门攒出了几个看上去很花哨的Sample web pages出门找公司推销自己的技术去了。几天跑下来还真找到了一两家公司愿意让我们为他们做网站,就这样我们招摇晃骗开始赚点小钱。其间我还收到了李阳疯狂英语网站发给我的邮件,希望我能为他们工作,遗憾的是那时候我还是大四上,这件事情也只能作罢。大四下我凭借一个凸显Flash技术的网站作品很容易就得到了好几个上海公司的offer,后来也工作的时候认识了很多有趣的人,并从他们那儿学到了很多后台ASP技术。这些都是01年毕业前的事情了。

我一直以为我将来是会以计算机为生的人,不过上海的工作经历改变了我的想法,计算机也许会是我的兴趣所在,但那就是爱好,拿来谋生我总觉着少了点什么。草草完成自己最后一个作品“新锐New Read”后我远离了网站,将自己的全部精力放到了随后的工作中,我甚至已经忘记如何制作网站。

直到前天,我重新拿起Dreamweaver和Photoshop,才发现原来它还是那么迷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