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6 新年快乐!

新年除夕夜,简单而浪漫。尽管有每年一次的地铁工人罢工,给交通带来诸多不便,但对新年期盼的热情依然让25 万人涌向泰晤士河畔,翘首企盼新年的到来。

我和Cathy大约10点多才赶到 Westminster,从没见过英国有这么多人,从地铁出站口便已经开始拥挤,等我们挪到不过两百米外的桥头雕塑那儿已经花了一个多小时,往前迈一步更是不可能。身边都是外国人,在我们前面的是4个法国年轻人,在我们身后的几个意大利人,英国人从不赶这个热闹,这个时候都挤在pub里喝酒呢。一直以来我总是为能和不同国家的人们聚在一起干什么事情而感到兴奋不已,不过这次身边没了英国人让我们吃了不少苦头,因为欧洲大陆人个子普遍比较高,我们只能从人脑袋缝里找景色。河对岸的London Eye今天被装饰得格外漂亮,不时变换颜色,而每次颜色的变化总能引起人群里一片欢呼,弄得我们不知道,还以为哪儿有什么表演出现,踮起脚来四处张望。Big Ben今晚每隔15分钟便敲一下钟,也有好事者闻声雀跃。西方人好像并不如同我们这样热衷于看到什么,他们显然对“凑热闹”更感兴趣,虽然人非常多,但并不拥挤混乱,大家只是随着人流往前走,走不动了,便停下来,并不推挤。这个时候如果不能看到任何表演的话,他们也有自己的娱乐方,喝酒!啤酒、红酒最为常见,我还看到有人带了大瓶的Jack Daniels和Vodka。我们也入乡随俗带了一瓶Stella Artois和Cathy打工人家送的葡萄牙红酒。经过Big Ben的时候有一群中东人围成一个圈子在跳舞,跳的都是他们民族舞,很简单,大家搭着肩膀随着音乐踢脚便可以,Cathy很好奇想参加,在一边看了会最终还是害羞又躲了回来。游客们显得很开心,但警察一点不敢放松警惕。受721伦敦地铁大爆炸影响,今天伦敦警方异常小心,不光是每节地铁里都有两名乘警,地面上也是布满了警力,更有骑着高头大马的骑警居高临下注意着任何可疑举动。

11点45的时候伦敦眼旁边的Shell Building立面被投影上了一组人像,他们在过去一年里为伦敦做出了贡献,有首相布莱尔、为申奥立下功劳的组委会成员、在721中英勇扑救的消防队员、地铁工人等等,城市的繁荣和进步正是这样千万个普通人的努力造就的。在放投影的时候大家不时抬头看点,时间一分一分的流逝,大家的情绪也快到了高潮,终于在最后一分钟的时候,墙面上的人物被巨大的数字代替。60,59,58…25万人齐心协力大省的喊出5,4,3,2,1!Happy New Year!礼花在空中炸响,人群沸腾了,大家相拥欢呼,身边的波兰人不知从哪儿弄来的小焰火,边放边跳,另一边的德国人“嘭”的声开了瓶香槟,前面的法国人热情拥吻,大家用着标准和不标准的英语相互祝福着新年快乐。我突然想到在地铁里看到两个花枝招展的女孩在身上斜挎着一个绸带,上面写着“Kiss me in the midnight”,现在她们一定得到了那个吻。泰晤士河上的焰火表演非常精彩,各种礼花此起彼伏,用不同颜色和造型在伦敦的天空中画出各种美丽的图案。这持续15分钟的花火是我生平中最难忘的一次,不仅因为他们是由曾承办希腊奥运开闭幕式焰火表演的Jack Morton Worldwide设计的,更是因为是在异乡。

看着绚烂的焰火,心中默默祈祷祝愿,为远方的亲人祈健康,为朋友祷幸福。发觉充满记忆的2005就这么过去了,有开心有失落,欢笑和痛苦,还有无限的思愁。寒冷的伦敦夜,大笨钟悠扬的钟声四处回响,泰晤士河里水默默流淌,走在回家的路上有微醺的陌生人对你说新年快乐,幸福而伤感。2006 新年快乐!

PS,在2005的最后半个小时里跟随我一年的爱机Canon Powershot A75不幸被窃,在它为我记录的近五千张照片有我的点点滴滴,而今它却这样离我而去,留给了永远逝去的2005。

圣诞火鸡

圣诞节吃火鸡是英国人的传统习俗,就如同咱们大年三十桌子上一定会有一盘鱼一样,只不过老外性子直,没那么多说法就是了。今年的圣诞是我在英国的第二个圣诞节,回想去年的Christmas Eve刚从西南旅游回来,带着兴奋,在那天晚上和朋友喝了个大醉,也是迄今为止第二次喝到“现场直播”。今年不打算这么疯了,想按英国传统的方式过一次。

印象中吃火鸡的都是美国人,后来查看网上的信息才知道英国人最原本有吃烤鹅的风俗,早期的英国移民到达美洲大陆后发现印第安人所驯服的火鸡比鹅好吃,便改为吃烤火鸡了。

火鸡这东西体积庞大,重达8公斤,价格不菲,贵达15镑,平时鲜有问津,不过这次我打工的公司送给每个员工一人一只火鸡过节,颇有点儿时父母厂子里一到过年就发带鱼羊肉的感觉。怎么处理这个庞然大物是个头痛的问题,只能按照去年过年做烤鸡的做法:用盐、生抽、老抽、黑椒、五香粉、蜂蜜抹匀,风干后,隔日再抹一遍,这让反反复复两三遍后火鸡已经完全入味,之后可以切一些大葱或者洋葱、土豆、香菇什么的塞进火鸡肚子里,全部就绪后就可以放进烤箱了。烤法是先在200度预热,然后烤2个小时,翻面后再烤1个小时,每隔半个小时往火鸡身上浇一些油汁,一方面可以防止烤干,另外也能增加火鸡的色泽。3个小时后火鸡出炉啦!朋友们一起享用吧:)

CFA二进宫

12月3号,又去走了一场show。这场秀代价很大,考试报名费加上误工三周的工资,还有复习材料,乱七八糟加起来可能都有六百镑,合成人民币万元上下了。金钱以外的是时间、机会成本,别人在玩、在找工作的时候我在看书复习,虽然说也学到了些东西,但这次依然是一场完败。这次考试让我了解到了自己总是比较轻敌的一面,觉着没什么问题就便不认真起来,另外刚刚顺利拿到毕业证书,也让我有点飘飘然。虽然表面上我装作无所谓,嘴上挂着大不了再考一次,内心里我不断责备自己何时才能真正踏实成熟起来呢?我没有那么潇洒的。

CFA全成Chartered Financial Analyst,是一项证券金融领域的专门考试,偏向于投资分析、风险控制规避,极其的全球认知度使这项考试成了广大青年进入金融领域的敲门砖、垫脚石,我也成了这个大军中的一员。今年考试依然在London Excel Exhibition举行,三个level一起考,两千多名考生济济一堂,场面非常壮观。考试一共六个小时,分上下两场,时间均等,考试内容也类似,涵盖 Ethic and Professional Standards、Economics、Quantitative Methods、Financial Statement Analysis、Corporate Finance、Portfolio Management、Securities Markets and Equity Investments、Debt Investments、Derivatives、Alternative Investments几个部分。内容多而广,考题非常灵活,常会涵盖几个方面的内容,所以给那些想参加CFA考试的考生们一点建议就是,首先不要轻敌,第二就是一定要关注考点的方方面面务必做到熟练,因为考试时间非常非常紧张,一分半钟做一道题你忙的过来吗?

成为CFA holder是一项艰巨而漫长的过程,从每年的通过率就可以看出来了,但在中国有了它你不一定可以找到非常理想的工作,没有它你一样有可能得到合理的工资,CFA只是一个opional的选项,是prefered而不是compulsive,这般,你还会一如既往吗?我现在得花点时间考虑考虑了,alternative way?

功德圆满

掐指一算已经十一月中旬,论文成绩应该下来了,想到这不免有些紧张。这次论文随说准备的算是充分,内容比较新颖,经济学方法运用的也是合适合理,但原始数据处理上却存在着一个失误,虽然说硕士论文看中的逻辑的严密性和方法的合理正确性,以及对结果的解释是不是让人可以信服的上,但这个小瑕疵如同一根鱼骨卡在嗓子眼里,让人浑身都不舒服,苦于这个问题发现的太晚,不可能作全面修改,我只好让它藏在文章中,祈祷老师不要太看重它。

周四晚下班回来收到系秘书Claire的邮件,说最终成绩已经以书面形式寄回国内,而我将在明早收到一份成绩的copy件。看到这突然觉着心口一紧,惶惶不安起来。还有十几个小时就知道成绩了,我能通过吗?能拿到Merit吗?家人二十多万的花费、自己一年多努力的结果全在这一支成绩,真不知这次“惊险的一跳”会怎样,我还能和以前一样幸运吗?

当晚全无心思读书便早早休息了。次日起床,第一件事就是冲下楼看看有没有我的邮件,可惜太早,邮递员还没上班呢,我只好先去刷牙洗脸吃早饭,磨蹭了半个小时再去看,还是没有,看来这个悬念的揭晓要暂时推后。算是知道了什么是人在曹营心在汉,一早上我都心不在焉,心思全在那个姗姗来迟的邮件上,工作除了好几个小差错,被老板说了几次。好不容易捱到午饭时间,我草草吃完,算算时间小倩应该回来了,拨通了她的电话。

“那个,收到我的信了吗?”
……
“怎么样?”
……
“过了啊!拿到Merit了啊!你没有骗我吧?”
……
“简直太好了!太好了!”

老板看了我好几眼,不明白我问什么如此欢呼雀跃。爸爸妈妈我们的辛劳付出终于有了结果,我们克服了种种困难,实现了我们的目标,我拿到了MSc Financial Economics with merit。就如同唐僧师徒西天取经,一路上斩妖除魔,披荆斩棘,最终修成正果。而如今我也可以说,我胜利了!当目标一个一个慢慢实现,我感觉到了自己的力量,那种脚踏实地的充实感。

这下真失火了!


Tawney Tower Floor 6着火了!可以看得出壁橱已经着火,并有向周边扩散的趋势

十多分钟后整个厨房已经火光一片,消防车姗姗来迟,消防队员在做灭火准备

可怜整栋Tawney Tower的居民都穿着睡意在寒风中站了两个多小时

火被扑灭后,消防队员开始对现场进行仔细检查,分析事故起因

面试顺利结束

刚刚结束第一份“体面”工作的面试,感觉兴奋又紧张。邮件中约了下午2:15进行,结果我粗心大意以为是2:30,发现的时候只剩下10分钟了,幸亏公司就在学校里,我匆匆忙忙赶到那儿时间恰恰好,总算没有迟到,只是没有时间整理自己的情绪了。

面试我的有两个人,一个是总经理Clifford,一个是行政经理(女的,忘了叫什么了)。Clifford满头白发,看上去很和善的样子,一见面和我很用力的握手并给倒了杯水给我,然后开始和我闲扯天气,我知道这是warm-up阶段,不过真的也就不紧张了。Clifford介绍了一下Nesstar的历史和主要产品,并说了一下他们对这个工作空缺Admin Assistant人选的期望,接下来就轮到我发挥了。我介绍了一下自己的教育背景和工作经历,说了说自己的特点和性格。我们彼此来来回回问了很多问题,等最后他问我有什么要问他们的时候我才发现这个问题我没有任何准备,匆忙间想到前几天看新闻看到他们和加拿大统计局签了合作意向,便问Clifford如何看待这次合作,对公司未来的发展有什么样的展望,对中国市场又是如何看待的之类问题。大家聊得很愉快,我很感谢的是Clifford在整个面试过程中都给我以微笑,让我可以很好的发挥。最终结果会在随后的几天里公布,其实能拿到这个工作自然非常棒,如果拿不到也无所谓,有了这么次面试的经历,会对以后找工作很有帮助,更主要的是他给了我信心,我也可以做的不错。

出来的时候看了一下表,全部过程花了整整四十分钟,门外阳光灿烂,自己心情舒畅,只是西装革履的样子好像和身边穿比基尼晒太阳的美女们格格不入,赶快回去换衣服吧,我都已经热出汗了。

(感谢小倩昨晚帮我进行面试准备)

我成了PhD的准备生

我拿到博士的录取通知书啦!

就在刚才,小猪拿给我一个邮包,里面是我的offer,专业是Computational Finance(计算金融)翻译过来有点怪,有点类似于Finance Engineering(金融工程),主要就是用计算机辅助金融研究,侧重于利用计算机建模来解决衍生物定价或者利率决定等方面问题。基本上会对编程和数学能力要求比较高,Matlab是最基本的工作平台,未来职业会是投资银行的资产定价部门。我对CCFEA的专业非常感兴趣,可惜在申请硕士的时候没有发现我们学校还有这个专业,过来后曾一度想从现在的金融经济学(Financial Economics)转成MSc Computational Finance,但人懒,再加上现在的专业我也非常喜欢,也就作罢。考完试后我思索着申请PhD看看,但心态是复杂的,或者说是犹豫的,没有奖学金是肯定不可能读的,如果是半奖自己还得垫很大一部分学费生活费,我为了实现自己出来读书的梦想已经让家里花了很多钱,现在我不可能也于心不忍让已经年迈的父母为我背上更大的负担,我已经25了,要独立做人。

怀着这样矛盾的心情我开始申请工作。首先拟定了几所学校,Reading的ISMA,Tilburg,和本校的CCFEA,其实最后我也只申请了CCFEA,另外两个都因为自己的原因放弃了。这一个多月我给CCFEA的小秘Lynda发了n多信,交材料、补材料,联系推荐人,忙忙碌碌的好像回到了一年多前自己动手申请硕士的时候。我让Joao做我的一荐,Marcus做我的二荐,虽然Marcus是个大牛,但Joao是我导师对我更了解。结果在我申请的时候Joao外出结婚去了,我只好等待他的推荐信,向Lynda解释。十多天前我给Lynda写信询问申请处理结果如何,结果等了一个星期也没见她给我回信,在我被论文困扰差不多忘了这么回事的时候,就刚刚这封漫长等待的offer终于寄到了我手里。

在申请期间,家里得知我有继续读书的想法格外高兴,不明情况的他们还直接或间接地帮我找了一些在美国的朋友,以为他们能帮上大忙。父母的心愿是好的,但自己的路怎么走自己最清楚,我反复思考了很久,给那些热心人一一回信,感谢他们的好意与帮助,但认为自己并没有为读博士做好准备。我分析了自己的背景和性格,觉得喜欢做一些实业的东西,也许回国工作三四年攒了些经验和钱,去美国顶尖级学校读MBA会是我比较倾向的目标。想清楚了自己的人生规划,即定了短期和长期目标,我一下子感到轻松了很多,不再为要如何决定费尽思量,现在要做的就是一步步去慢慢实现它们,而手头上的这张没有奖学金的录取通知书更多的成了我对自己的一种承认,其实那就够了。

再看了眼这张offer,刚才的兴奋劲已经过去了,我会好好收藏它,作为我曾尝试过、努力过的证明。

C’est la vie

昨天下午把定金一交,房子是定下来了,就等9月15号交完论文后搬进去,心头一桩大事总算有了着落。我觉着自己还是挺幸运的,这个房子五脏俱全,地理位置也还凑合,最重要的是价格便宜,只要三十多镑一周,能减轻我很大的经济负担。出门在外能凑合就凑合吧,何况还是楼上楼下电灯电话,冰箱洗衣机烤箱微波炉一应俱全,还能宽带上网,比共产主义的还高级呢。

凌晨4点半,写完了amanda交给我作业,3000字200镑,不错的生意。我户头上已经两个月只出不入了,害得我天天火烧眉毛的想找工打。都怪自己吊儿郎当的坏毛病在这儿又犯了,结果把Post room这么简单轻松又赚钱的工作给丢了,真是“曾经有一份赚钱的工作在我面前我没有珍惜,等我失去的时候我才后悔莫及,人生最痛,莫过于此。如果上天给机会我再来一次的话,我会对老太太说:‘我做牛做马一定好好干!’” 嗨~~芸芸众生,皆为利往。Amanda说以后可能还有做“抢手”的机会,这着实让我开心了半天,这种钱赚起来有意思,论程度好歹也可以算是个小白领吧。下午的时候收到了两周前投的Adminstration assistant回复,约我月底interview。这是我在英国第一个非体力工作的面试,一定要认真准备好好把握。

签证的事情最近搞的我焦头烂额,约了9月9号的法国签证还去不去呢。这可能是我在英国最后一次申请申根签证的机会了,再往后我的VISA上会不够三个月的有效期。如果签下来我只能9月底10月初出去玩,而这个时候是找工作的最佳时间,我得为明年的生计做长远打算。再往后我要参加12月初的CFA考试了,复习都忙不过来,哪有时间出去逍遥。以后若是以visitor身份续签便不能离境,只能在国内瞎转悠。来了英国一趟没有去欧洲大陆走走总觉得是心头一大遗憾,有点于心不甘,还有几天,让我再考虑考虑。

这样看来看去To-Do list上只剩下论文没有完成了。上周五的时候去见了导师João,这爷们新婚燕尔美滋滋的拿他和他老婆的照片秀给我们看。我去的时候给他带了一点小礼物,中国结和丝绸手帕,算是给他的新婚礼物,暗里巴结巴结他,只希望他能在我论文方面多出点力,最后评判的时候别太严格。那天的交谈还卓有成效,João对我的想法非常赞同,让我周四先把数据方面处理的结果给他看看。妈呀呀~这可是最核心的部分,只有两天时间了,这可让我如何是好。不想那么多了,弄一点是一点。

天天过的忙忙碌碌,幸好还不是碌碌无为。学校里毕业大甩卖的广告已经贴的到处都是了,我前几天从一个台湾小美美那儿买了辆自行车,花了30镑,送气筒车灯和修车工具,价钱算是公道。谁要我的打印机?送半包打印纸!晚上和一干朋友出去散步,行至south tower,有人说刚来那会儿就住这,能看见远处的海。还有一个多月我英国就一整年了,时间过得真快,看着06届过来读pre-sessional的新生天天欢声笑语,想想再过二十几天大家就各奔东西,新人笑,旧人哭。想起那天laite跟我说的话:

C’est la vie,这就是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