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从梦中惊醒,心中的那种酸楚确依然真实。

这是个伤感的梦。在梦中妈妈帮我搬家去伦敦,搬完后我去外办些事,妈妈就留在家里收拾东西。傍晚我忙完事,满怀着兴奋的心情,心想终于搬了新家而且有妈妈在身边,晚上回去好好吃一顿庆祝一下。我打开门,“妈~ 妈~”,却没人回答。客厅里没人,厨房里没人,我四处寻找,却在书桌上看到一封信,是妈妈留的:

“儿子,我走了。房间都已经收拾妥当,你的袜子在衣柜第一个抽屉里,给你买的吃得东西抓紧时间吃,久了会坏。虽然我们这么多年没有在一起,虽然我心中有多么不舍,但想了想我还是决定离开。我想让你尽快完成学业,我怕我会耽误你的进度,不能早日毕业。我和你爸身体都很好,你不用担心。你自己多注意身体,多穿些衣服别生病了……”

“妈~”,我突然惊醒,眼泪还在眼眶中打转,梦里的那种酸楚感依旧强烈而真实,绞得心痛……

运道小转

自从我把自己msn的名字改成“啊弥陀佛,转转运吧”后,还真的有点效果哦!

先是从去年工作申请被据到心动据到难过拒到“我无所谓~~”后终于在前几天等来了KPMG的interview(梁同学,你这会可要倾囊相受啊),而Q也盼来了KPMG和Deloitte的interview,虽然对于大牛们来说没什么,但拿到interview这一小步对我们来说可是有历史意义的一大步,希望能够走的更远!(另外朋友中LXu也拿到了E&Y和Exxon的interview,祝好运!远在Edinburgh的LXing也一定会很快盼来第一个interview,加油!!)

其次顺利解决了我们由来已久的巨额电费问题,终于达成了多方满意的局面,不枉费我两周以来的辛勤努力,接下来的事业就是结完余款换家服务好的provider!

和O2的合同到期后,没看到什么好的合同,The Link这个垃圾公司又一直不给我好的upgrade,害我以为只能转网去保留原号码了。今天打电话去O2客服cancelling,结果被offer了一个非常赞的contract,100min 400mesg 12month contract, 10 month free, what I need to pay totally is just 20 pounds within the contract!虽然不给手机,不过可以不用换网就保留原手机号,还可以用20镑打1200min电话,真是爽到位!

我已经郁闷很久了,真希望这个小小的转运能够一直持续下去!啊弥陀佛~

无题

春节过了、元宵节过了,年也就过了,转眼就在英国度过了第二个生日、第二个圣诞、第二个年。今年的冬天特别寒冷,也特别漫长,上周有几天阳光明媚,我还以为春天要来了,这周却又突然下起雪来,不由让人把衣服紧了又紧。

因为要努力赚钱,我现在已经成了名副其实的“上班族”,几乎每天都要去打工。其实从学校里搬出来到现在我也赚了两千多镑,但存下来的却不多。嗨~ 搬出来住才知道账单多,每个月辛辛苦苦打工赚钱,工资一到手,就得忙着缴房租、付水电、宽带、手机、Council Tax一个都不能少,再去掉饭钱,能攒起来的真的不多。看着自己帐户里余额缓慢的攀升,我真想再找一份工同时做,这样虽然会苦一点,但长痛不如短痛,累一阵子挺过去就好了。其实大家最近都不容易,回国的朋友们大多数工作都还没有着落,四处赶招聘会托人找关系,他们的心理压力一定不小;留在这儿找工作的朋友虽然同样也还没有结果,但却依然勇敢而坚强地坚持着;还有些朋友为了将来披星戴月努力赚钱,也着实让人感动。别人都在奋斗,自己也不能认输,到10月份前赚到第一学年学费的目标一定努力实现。

最近爸妈写信来老是关心我的身体和生活,儿行千里母担忧,他们知道我近来工打得比较多,怕我苦着硬挺不说。要说不累那是假话,不过就如一朋友说的那样,年轻,就要看看自己有多少能量。年轻时候的磨难是一生的财富,更何况我的环境不知道要比父母年轻时候的强百倍。

其实一切都还很好,只是每每看到他们的信,总是从心底涌起对他们的想念。

伦敦地铁大爆炸

早上我被电话吵醒,那头传来的是Lucy惊慌不安的声音“伦敦地铁发生连环大爆炸了!”我马上从床上跳了起来,“这是真的吗?”,“我正在通往伦敦的火车上,车上的广播都在播报这个事情…”我目瞪口呆不敢相信听筒那边的事实。

嘱咐好Lucy别太惊慌,别去人多的地方后我连忙打开电脑,直接去BBC.co.uk,却发现根本连接不上,只好转去CNN.com。CNN的头条就是: TERROR HITS LONDON(恐怖笼罩伦敦)。几个漆黑的大字张牙舞爪如同一个无底黑洞吞噬了人们的欢笑还有生命,留下无尽的恐慌和悲伤。

主要的地铁爆炸地点和时间,共有四处。(图片来源 BBC)

BBC上的新闻不停更新,
“Bus ‘ripped apart’ in explosion(巴士在爆炸中被掀开)”
“Kings Cross feels brunt of attacks(King Cross可以感受到爆炸的冲击)”
“Disruptions across London(伦敦交通中断)”]
“Blair: Terrorists will not win(布莱尔:恐怖主义不会成功)”
“London bombings toll rises to 38(伦敦爆炸死亡人数上升至38人)”
“Massive hunt for London bombers(大规模搜索伦敦爆炸制造者)”
……

我盯着屏幕,每一条新闻都足以慑人心魄。8:51上班高峰,Liverpool st. Station的Central Line地铁首先发生爆炸。5分钟后,8:56 King’s Cross Stration的Piccadilly Line接连发生爆炸。9:17 Edgware Rd. Station的Circle Line发生第三起爆炸;半小时后,9:47 Upper Woburn Place和Tavistock Square之间一辆双层巴士上层被炸飞。

可以发现爆炸发生地点都是人流湍急的交通要道,Liverpool st. Station和King’s Cross Station分别是伦敦通往英格兰东部和北部的中转枢纽(前者是我们去伦敦的必经之路,从学校到伦敦必先到Liverpool st. Station然后乘坐Central Line地铁去往其它他地方),而Edgware Rd. Station也是三条地铁交汇的中转点。爆炸时间被选在了伦敦申办奥运成功后的第一个工作日,上班高峰时期。很显然这一切都表明这是一场蓄谋已久的恐怖袭击,不仅要造成大量的人员伤亡,更是要人们在最高兴的时候硬生生留下恐慌的眼泪。

电话里传来现场的声音,警笛长鸣;电视中警车飞驰,全副武装的警察已经封锁了现场,救护车和消防车也已投入工作,车站口冒出滚滚浓烟,人们衣衫褴褛,相互搀携地从车站中走出来,满是鲜血的脸上写满了恐慌。这一幕我曾经在9.11的纽约看过,在3.11的马德里看过,如今在我熟悉的伦敦再次上演。我不停地给刚刚前往伦敦的朋友打电话,希望得知他们的情况,可是因为网络问题,打向伦敦的电话变得异常难通,这边我心急如焚,那边Lucy不停地打过来,告诉我Liverpool st. Station被封闭了,全城的地铁公交全部中断,现场一片混乱,她回不来了。我劝她不如找个旅馆先住下来,等事态缓和一点后再作打算,可是现在的伦敦Lucy说她害怕觉着危险要赶着回来。

4年前9.11那一幕被我深深记在脑中,虽然被双子塔相继坍塌、伤亡人数不断攀升而震惊,但心里却掩不住一丝快感,拉登给蛮横的美国当头棒喝,课上得相当漂亮。新闻显示今天的7.7伦敦爆炸案背后也是基地组织所为,我却一点都兴奋不起来。身边发生的恐怖主义,关系到朋友和自己的安危,让我从骨子里感到害怕。不去争论这是不是英国支持美国入侵伊拉克得到的报应,其实所有的战争和袭击都是恐怖的,区别只在于英美是“国家恐怖组织”基地是“民间恐怖组织”,然而一切冲突的后果都要由老百姓买单,无辜的平民才是最大的受害者,无论哪一方造成了平民的伤亡都该被强烈谴责。和平只能来源于消除歧视和不公平待遇,加强合作和互信,减小经济发展不平衡,增强彼此文化交流上。联想到一周前在G8国的八个城市以及南非同时举行的Live 8音乐会,汇聚了世界上最多的音乐精英,目的就是为了通过音乐的形式来关注非洲,并希望通过义演的方式为非洲减轻数十亿美元的外债负担。这是音乐人的责任感,虽然他们的力量是微弱的,但音乐却唤起了人们对美好生活、对和平的渴望。几天前在苏格兰首府爱丁堡举行的G8八国集团峰会讨论的主要议题之一就是如何增加对非洲的援助,这是“富人俱乐部”成员们不得不面对的问题,也是他们需要承担的责任。

在这个世界变得越来越不安全的时候,我们是多么渴望和平美好的生活,每个人脸上都是幸福,有欢笑,不再有战争。Michael Jackson在吟唱”…there’s no need to cry…there’s no hurt or sorrow…”

Michael Jackson / Heal The World

听海

如果我说英国的海滩只有石头的话,那么我错了。

之前在Beer Head的经历让我对英国的海滩十分失望,虽然有很壮美的景观,站在苍茫峭壁下面对一望无际的大海,踩着让人容易滑到的鹅卵石,或许这种感觉可以用沧桑来形容,绝无柔美可言。抑或大海本来就有两种,一种是被唤作“故乡”的大海,一种是“让风浪来的更猛烈点吧”的大海。

第一次亲近大海是在’99大二的夏天,厦大后门,我和表哥坐在沙滩上,看黄昏的日光映红了整片大海。后来黑夜从大地上升了起来,遮住了天空的光明,皎洁的月光洒在我们面前的波浪上,又被它轻轻遗落于沙滩。清凉的海风带着咸咸的潮湿,穿过我的头发,带走我的忧伤。毕业后去了南方,看见了南国的海,平缓的沙滩,细腻的沙粒,云的影子轻柔的落在湛蓝的海水上,那是一种期盼。圣诞前冬天的Beer Head,阴霾的天空下,我展开双臂,任由狂放的风吹开胸膛,我好似在空中飞行,盘旋盘旋,解脱。而今天的Clacton只有我们的欢笑,纯净的,让我想到了纯净的海子。

从明天起, 做一个幸福的人
喂马, 劈柴, 周游世界
从明天起, 关心粮食和蔬菜
我有一所房子, 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

从明天起, 和每一个亲人通信
告诉他们我的幸福
那幸福的闪电告诉我的
我将告诉每一个人

给每一条河每一座山取一个温暖的名字
陌生人, 我也为你祝福
愿你有一个灿烂的前程
愿你有情人终成眷属
愿你在尘世获的幸福
我也愿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

—- 海子

Friends & Me @ Clacton Beach

兴奋的赚钱瞬间

怎么都没有想到我在英国居然做成了两笔买卖,并且赚了点小钱,这都是托Amazon的福。

Amazon大名鼎鼎,国内唤作“亚马逊”,是电子商务C2C的始作俑者和龙头老大,它在美英德法日都有分站(在中国它于去年收购了发展迅速的joyo.com卓越网),光2003年的销售额就高达40亿美元,这在电子商务的冬天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虽然其正在复苏)。其实我在国内就尝试过网上交易,我在易趣eachnet.com(现为ebay收购)卖过东西(一件没有成交),也在淘宝taobao.com开过店铺(卖出过几本Times杂志),但最终都因为繁琐的认证过程和支付手段没有从一而终。在这之后我对网上卖东西已经没有什么兴趣。

要不是一个突然的念头也不会有这篇故事。我手里有一个花350元在香港买的TI BAII Plus计算器闲来无用,思索着总不能让它老在那儿做减值处理,放到Amazon上去试试看?对这个我其实没有抱什么期望的,纯粹为了好玩。可是没想到不到一周就有人给我发了订单,还预先往我的账户里打了款。这着实让我又惊又喜,惊的是像我这样没有任何交易记录的新人也能这么顺利的做成买卖,在国内简直是不敢想象的(体现了西方社会极强的诚信观)。国内的做法通常是先低价倾销,等赚够了信用点后才能赚钱。喜的是一个鸡肋让我给解决了,不仅没有亏本反而有所小赚(卖价27镑)。这次成功的经历让我对Amazon狂热起来。我环顾了一下四周,嗯…先把这个该死的打印机给解决了,Tesco买来是29镑,我就卖27镑好了(是不是有点小贪,哈哈)。接下来,这本从二手店淘来50便士的书Essential Mathematics for Economists太简单也不要了,书后标价是15.95镑,我卖12.99镑(要是卖掉就赚翻了=D)。一切搞定后就是痛苦的等待,我天天检查邮箱,看有没有订单的到来。而就在我快要失去对Amazon兴趣的17天后,刚刚我打开信箱,发现有一封来自亚马逊的通知,我的第二件东西被出售了!

最后一课、最后一刻

结束今天这门课,所以在英国的课堂学习就都结束了,剩下的只是复习、考试和写毕业论文,所以一下课大家都在那儿喊“8000镑的学费花完了”:D

时间真是过得太快了,几个月前我还在为重新开始的学生生活而感到兴奋不已,现在随着最后一课的结束,我没有任何激动,一大堆的复习和考试等着我,之后会有一个短暂的快乐,我可以出去旅游,写论文,答辩,之后的之后也会和很多人一样面对去留的难题,回去的话便要加入庞大的求职大军,重新过回朝九晚五的生活,拼命工作,努力赚钱,买房买车,结婚生子……听起来好像很是让人沮丧。Anyway,大多数人的生活就是这样,仔细回味一下,是一种简单的幸福,单纯的快乐。我也要努力准备,好迎接它的到来。

拍个照留念,下次重返教室会是是什么时候呢?会是什么身份呢?


Innocence Mission / Befriended

Tomorrow on the runway

Old days, don’t come to find me,
the sun is just about to climb up over there.
‘While my heart is sinking I do not want my voice
to go out into the air’.
Did you leave the darkness without me?
You’re always miles ahead.
And you’re standing in tomorrow on the runway.

Oh be the music in my head,
the air around my bed, oh be my rest.
Replace the small disgraces of
the times and places that I never really left.
Did you leave the darkness without me?
You’re always miles ahead.
And you’re standing in tomorrow on the runway.

Oh I want to fly, fly forward into the light,
be alive, to come alive,
on the leaf-bright Friday drive,
sudden horses at the red light,
turn around, see clearer ways to go now.

“虚妄和自大”与主耶和华

[stream provider=video flv=x:/ourtaste.webuda.com/Blogger_F12/2005_03_20_The_Baptism_of_Yuqing/yuqing.flv img=x:/ourtaste.webuda.com/Blogger_F12/2005_03_20_The_Baptism_of_Yuqing/yuqing.jpg embed=false share=false width=450 height=253 dock=true controlbar=over skin=imeo.swf bandwidth=high autostart=false /]

当心灵有所归于有所依靠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他们来自内心的喜悦和平静。今天应Phd玉琴大姐之邀,去参加她的受洗鉴证,这也是我第一次如此接近的去感受基督徒们的日常生活,并为能分享他们最为幸福荣耀的时刻而感到激动不已。

其实对于基督教退一步说宗教我都没有深刻的了解,多年共产教育加自然科学熏陶,我总是认为世界万物有着我们可以释解的机理和秩序,那怎么会有个神呢?爱与恨,幸福与寂寞均由行为所致,行为皆因思想所诱,所有这些都是一种花与果的因果关系,不以所谓神灵的存在而左右啊。记得一次参加CCF的团契,有个牧师布道,说到了寂寞的问题。大致意思是说人最痛苦的寂寞是因为没有人愿意与你分享,如果相信上帝的话,便会有所改变,因为主与你同在他会懂你关心你爱护你。我不否认这样会让人得到喜乐,但没有改变因(如此人有自闭抑或行为不为他人接受)喜乐是自我的安慰,痛苦只是被暂时掩盖了。也许我这种想法就是Phd大姐鉴证词里所写她早年的“虚妄和自大”,以为自己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这样的经历我也有过,如果不是Phd大姐提起我已经把它忘却,曾经反复的自我思辨,自我反省,告诉自己要“善”–于己于人,但却没有发现在这种自我纠正的过程中我已经改变了自己,本性和某些品质在流逝(虽然我也不知道流失的是好的还是坏的),太多的理性加深了对自我的怀疑和否定,当自己强打信心挺起胸膛去面对这个社会的时候我却感到了巨大的慌张无措。我曾经深信自己可以改变这个世界,但最后却发现它就如这山这水,我们所能改变的只是自己。当我看到自己渺小的时候迷茫得就如同站在车水马龙的十字路口,人生又将何去何从呢?幸福是什么呢?幸福在哪里呢?难道我们只能凭借主的力量,借着他的指引去获得平安和喜乐吗?我无以为答。

我只知道赞美诗唱响,抬起头看见阳光从窗户倾泻下来的霎那,我内心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平静…

像爱情的Tiramisu

晚上自修的时候阿拉伯小子Mansour敲门而入,拿着一盒蛋糕说是买多了要送给我,有人送来夜宵没有拒绝的道理啊,于是道了谢欣然接受。

蛋糕我放在桌角,继续看书。今晚可是要看完这一章的,计划怎么能被小小蛋糕扰乱呢。书继续看着,我瞟了一眼被我放在一边的蛋糕。它被装在一个天蓝色的盒子里,顶上的宣传画让我觉着里面的内容有点像Cheese Cake。我继续漫不经心的打量着它,这是什么蛋糕啊,Tira–mi–su,发音好熟悉啊…..天哪,这不就是那帮女孩子们天天嘴里说起,然后还流露出一脸幸福的意大利名点“提拉米苏”吗?我连忙打开盒子,看看究竟他是什么样子。

盒子一开一股咖啡的香气扑鼻而来,我切了一小块,放在嘴里慢慢咀嚼。细绵柔软的cream交糅着滑润浓稠的sponge、再夹杂些许coco粉细干爽的表面质感,让齿间充分感受到了cheese与cream的清爽奶香、蛋与糖的甜润、finger cake的绵细、咖啡的苦甘、朱古力的馥郁、酒香的醇美醉人,多重层次与滋味在此交织融合,各种感官与知觉,居然都能在一块小小的Tiramisu里得到体验。还真不是盖的,看来它能得到女孩子们的青睐,绝非侥幸。

我很快就被这家伙吸引了,甚至上网来查它的究竟。说到Tiramisu的由来,有趣的是,它却全然不是什么历史悠久的传统意大利经典甜点,从问世到风行,至今不过短短的30多年,算是西式甜点世界里面的年轻新贵。虽然要细究其历史渊源最早可以追溯到17世纪的一种叫做Zuppa Ingrese的甜点蛋糕,但真正的Tiramisu则一直要到上世纪60年代才在意大利威尼斯的西北方一带开始出现。当地人采用Mascarpone cheese作为主要材料,再以finger cake取代传统甜点的海面蛋糕,加入咖啡、可可粉等其他元素,甜与苦就像天使与魔鬼、和谐与冲突的极端结合,使得原本温柔甜美的Zuppa Ingrese,刹时间有了更独特更复杂的个性,分外令人迷醉倾倒。

其实Tiramisu的做法步骤说来简单,但其中的讲究,则完全取决于材料以及制作的手工和技巧的高下了。特别是正宗的Tiramisu材料一定要舍得,其主要材料Mascarpone cheese价格不低(大约500克要100元人民币左右),还有作为垫底的finger cake也是关键。有些商家为了减轻成本负担,除了经常以比较便宜的海面蛋糕取代手指饼干之外,在Mascarpone cheese的用量上也常常“偷工减料”,或以cream cheese或增加鲜奶油取代,有时甚至因此而造成凝结力不足,致使其浓度、风味与入口时的质感都比正宗做法的Tiramisu略逊一筹。

另外,在Tiramisu里面添加的酒,一般可以使用Brandy、Rum甚至咖啡酒(coffee flavour liqueur),但真正最地道的,应该是产于意大利西西里岛的Marsala酒,才特别能够使它散发出优雅醇美的芬芳。

而在品尝时,除了配茶、咖啡以外,Tiramisu还能和什么样的酒相搭配呢?一般而言,为了不影响Tiramisu的浓郁甜美,不建议和酒一起享用,不过如果是作为饭后甜点,则不妨在用完正餐后、吃Tiramisu之前,来一点法国的Sauternes或是德国的贵妇甜白酒清清口;吃完之后,再喝一点较甜的西班牙Sherry或葡萄牙的Port等加烈葡萄酒,都能够起到发挥美味相乘的绝佳效果。

女孩子们这么中意Tiramisu,更是上升到爱情滋味的高度,原因不仅仅是它的味道和造型,更是它名字的由来。Tiramisu在意大利语中,“Tira”是“提、拉”的意思,“Mi”是“我”,“Su”是“往上”,合起来就是“拉我起来”,引伸一下便是“记住我”、“带我走”的意思。“我要你记住我!”在村上春树的小说《挪威的森林》中,娴静腼腆的直子总对深爱她的渡边说这句话。虽然直子从来没有爱过渡边,但她仍然要他记住她。尽管后来出现了活泼可爱的绿子,渡边的心中仍然铭记着香消玉殒的直子。 忽然想起近代诗人徐志摩遭遇与林徽因的爱断情伤后,在美丽的佛罗伦萨写下那首忧伤凄迷的《翡冷翠的一夜》,“你真的走了,明天?那我,那我……你也不管迟早有那一天;你愿意记着我,就记着我,要不然趁早忘了这世界上有我,省得想起时空着恼……”假如提拉米苏可以让你爱过的人永远记住你,那该多好啊!

一个银装素裹的世界

早上起床拉开窗帘,很惊讶的发现,原来一晚上的雪已经让这儿变成了一个白色的世界。

[stream flv=x:/ourtaste.webuda.com/Blogger_F12/2005_02_23_Snow/snow.flv img=x:/ourtaste.webuda.com/Blogger_F12/2005_02_23_Snow/snow.jpg embed=false share=false width=450 height=253 dock=true controlbar=over skin=imeo.swf bandwidth=high autostart=false /]

这段录像是昨天下午拍的,当时正在和Cheung Yu通过msn聊天,我说我们这儿好大的雪呢,那边说上海就光下雨,都好久没看过下雪了。好了,我在“大宝”那儿学来的新技术,这下国内的朋友们也能和我一起分享着美丽的时刻了。

P.S. 影片下载有点慢,等待一下,看到时间槽底部的绿线满了以后就可以播放了,如果看不到图像但时间在流逝,那就重放几次便会好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