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校第二天

今天的事情非常多。早上8:45学校在LTB为国际学生举行了一个简单的英语考试,以成绩分班,如果成绩是B或C的话就可以参加ELTC的免费in sessional语言课程。我被分到了54号,坐在我旁边的是一个德国女孩,她是数学系的。一个女孩子学数学,挺厉害的!考试分成三个部分,语法、词汇和写作。题目分量不少,我第一部分就因为时间没有安排好而没有写完。考完的时候我瞥了一下旁边的德国女孩,她还有不少都没有写完,显得有点沮丧,不过她的口语非常好,这可能是欧洲人的特点。

考试结束以后我跑到comptuer help desk去更改我的accommodation address。昨天晚上就是因为学校系统里还没有updata我的信息让我没有注册上,结果失去了今天开通网络的机会。

办完这些已经是中午了,我和杨凌虽然有点饿,但还是打算一鼓作气把所有的事情都办完,所以就跑到barclays去开户。开户需要学校admissions office开一个证明,不过正值吃饭时间,office里没人,我们只好作罢。下楼以后发现在student union那儿聚集很多人,跑过去一看才知道他们在卖二手货。在国内就知道西方社会买卖二手东西是一件非常平常的事情,但第一次在学校遇到我还是感到很新奇。我在里面挑了一会,最终花了50p买了一本原价15.95镑的参考书再花了50p买了一个茶杯用来当作牙缸。

因为时间还早,我们决定先回到LTB的一楼与派出所的工作人员进行注册。在填写一些表格并交了34镑以后,我被告知要到下个月的第一个星期去学校的student sopport office去领我的证明。

时间终于到了下午1:30,我在admissions office开好证明后就到楼下的bank of barclays去开户。因为英国的银行系统和国内有很大的区别,我也是在别人的建议下糊里糊涂的开了一个student accont和一个debit card,并把汇票交给他们解冻。debit card的最大好处就是可以刷卡。英国的服务系统非常发达,几乎任何的消费都可以刷卡解决,几乎不需要用到现金,非常方便。当然debit card也有缺点,那就是你的账户余额必须在2000镑以上,如果少于这个数字他每个月要扣到5镑作为手续费。其实学校宿舍费用debit card在网上支付的话每个学期可以有16镑的折扣,一年下来就是64镑,这样即使我每个月的余额都不足2000镑,也只会扣我60镑,我还有的赚呢。student account要到下个星期才可以开好,到时候要再去barclays去拿account number。debit card要到两个星期后才可以拿到。

终于一切都弄好了,回到宿舍后和几个女生在厨房里聊天,她们告诉我她们刚刚去图书馆借了一大堆的书,我才想起来以前在网上看到各门功课指定的参考书非常抢手,必须抓紧借阅才可以弄到。于是我马上把书单抄了下来约了吴涛一起去图书馆。学校的图书馆坐落在湖边,而经济系的书架在四楼,坐在里面自习可以看到湖还有远处的草地,风景非常好。图书馆的电梯非常有意思,它是没有门的,而且处在不断上下中并不停止,所以如果你要上或者下电梯必须跳上去,第一次坐这种电梯还觉得有点害怕,不过上下两次就会觉着非常特别,吴涛说这个也是我们学校的一个特色。

非常遗憾的是我现在还不知道怎么打电话回家,我想爸爸妈妈一定都非常着急,我要找个机会问别人借个电话回家报个平安才好。

学校第一天

我乘坐的飞机昨天于下午6:45到达伦敦heathrow国际机场。因为那天人不是很多,入境变得非常轻松,大约一个小时以后我就拿到了自己的行李踏上了英国的土地。在和接机的人一阵讨价还价后决定以两个人100镑的价格让他带我们到学校。其实从机场到学校并不是很远,也就开了大约一个多小时我们就来到colchester,不过学校这一块地行非常复杂,有很多的环形岔路,结果我们愣是在学校周边转了一个小时才找到宿舍。

到了学校并不是很顺利。我来到accommodation office去拿钥匙,结果被告知我的宿舍被别人住了,现在没有钥匙,只能安排我临时住一晚上等第二天再想办法。一来就遇到这种事我的心情一下子落到了低点,这可怎么办,明天还要注册呢。没办法,只好先凑合一晚再说了。我被领到了一个kenynes tower的一层,这层感觉是student union用来堆放他们活动用品的地方,非常混乱,我只好在放在地上的垫子上凑合一下了。

一晚睡得并不踏实,因为没有闹钟害怕一头栽下去就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了,所以不敢睡得太死。其实这种担心完全没有必要,因为到了伦敦时间早上5点多钟我就被饿醒了。飞机上提供的餐点分量太少,我完全没有吃饱,所以只好爬起来啃压缩饼干,可是口渴怎么办?我想到以前在电视上看到外国人都是直接喝生水的,于是就摸到厨房,幸亏那儿放了几个杯子还有洗涤净。解决了吃饭和喝水的问题后我躺在床上想睡又不敢睡,就这么熬到8:30爬起来见到洗漱了一下再去accommoadtion office看看他们要怎么解决我的问题。

其实我起得太早了,accommodation office还没有开门呢,于是我就站在门口等。可能是因为这儿位于几栋tower的中间风特别的大,我浑身上下打哆嗦感觉耳朵都要被冻掉了,第一次体会了英国的寒冷。9:00office准时开门,我是第一个,我把情况说了一下后,工作人员说只能给我换个宿舍问我愿不愿意。都这时候了我还能说什么,当然是愿意了。他找了一会拿了一个信封给我,里面是一张门卡和一串宿舍钥匙。我一看是flat 12, room 2和我原来的room 12也差不多,心里也还是挺高兴的,没给我分到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地方就不错了。

从电梯坐到flat12,实际上是13楼,进一个小门然后向右拐直走在拐角处就可以看到我的房间了。打开房门,房间不小,大约有9平方,里面有一张床,一个书架,一张书桌,一个衣柜,一个床头柜,一张凳子,一张沙发,两扇窗户。房间里有暖气和电话。

对于一直都住集体宿舍的我来说,这样的房间简直是太棒了!我的房间在东南角,从窗外看过去是绿油油的草地,红砖的小房子像积木点缀在上面,真如同童话世界,简直太美了!

向左看是Wolfson Court宿舍
向中看是Albert Sloman图书馆
向右看是主教学区和Lecture Theatre Building,远处两个高楼是South Tower宿舍

在云端的思念

北京时间18:03分,已经飞行了四个半小时。飞机已经跨过蒙古国,进入辽阔的西伯利亚高原。飞机旋窗外的景色非常迷人,山峦叠嶂,远处还有白皑皑的雪山连成一片。再向远望去便是地平线,可以清晰的看到白色的雪山画成一条美丽的弧线,将眼前的景色分割成两块,一块是白色,一块是天蓝色。

我不知道我们现在飞行到了什么样的高度,只知道我们追逐着太阳运行的方向,所以即便是下午六点多钟窗外依然阳光明媚。阳光折射在脚下缓慢飘动的云彩上白花花的十分晃眼。飞机飞行的非常平稳,只是在穿过云层或者遇到气流的时候会变得非常晃动。我的位子在机翼的中间,所以引擎巨大的噪音使我好像就坐在锅炉房里一样。声音单调,让人犯乏。虽然机舱里很燥热,其实现在窗外的温度是很低的,手指放上玻璃上马上就会在形成水雾。机舱里的人不多,或倒或仰都显得很无聊。

这个时间爸爸应该和芳芳姐回家了,晚上他还要收拾行李赶明天中午的汽车回家。妈妈现在一定和李阿姨在厨房里忙和呢。一转眼的时间我们这一家已经分居三地,有时候想想也挺让人难过的。昨天晚上爸爸帮我收拾行李,紧张的晚上居然说了梦话,他早上起来不好意思地对我说昨天躺在床上老是在想有没有什么东西没有带。爸爸平时很少表露出对我的那份感情,但是我是可以感受到他深深的这份爱。他有时候似乎不知道对于儿子这份爱应该怎么表露。爸爸现在脾气不好,常常发一些无由火,不过他也会在之后腼腆地向我道歉。只是每次他道歉的时候我都特别难过,鼻子里总是酸酸的,感觉爸爸慢慢老了。

爸爸这次以来上海就病倒了,一直高烧到39度。陪他去吊水,他总是不好意思的说他没事病好了,回到家中他又常常神情沮丧的说自己可能老了身体不如以前了。他吵着和我说他送完我就要回去,又坚持要和我一起去买票以证明自己并无大碍。在一系列的争吵后,我告诉他我感到很委屈,一切都为他着想可是他却不理解,还对我大吵大闹。那一霎那我们沉默了。我感到特别难过,我突然想到了一句广告词,里面说“儿时父亲是山”。爸爸感到自己老了,感觉自己不再像以前那样可以独立撑起整个家庭,感觉自己的意见不能符合社会的要求,感觉自己的体力不再容许他健步如飞了,感觉我越来越重要而他却要慢慢退居二线。

小时候我害怕和爸爸在一起,因为他要求严格。长大了我却常常为我们之间的亲情而感动。感动爸爸和我骑自行车四此处溜达,感动我为他染黑头发,感动他起早给我准备早点,感动他为我收拾行李,感动他默默无声的关注。在候机大厅,爸爸问我心情怎样?我说有点激动也有些平静。然后我问“你呢?”我看着爸爸深深的鱼尾纹和鬓角没有被染上的白发,他隔了一会才轻轻地说“很复杂”。

在飞机起飞冲破蓝天的时候,我可爱的爸爸是不是会抬起头注视着我的离去呢?儿子在最接近太阳的地方祝你和妈妈身体健康!

Happy Birthday!

Happy Birthday!今天是我的生日,也是母亲的受难日,爸爸小时候家里穷,他连自己的生日都不知道,一直都是和我一天过生日的,所以今天是一家人的节日。过了今天我就是二十四了,虽然说已经不再像小时候那样对每一个生日有着无比的憧憬和渴盼,总是很郑重地在烛光熄灭的瞬间许下愿望,但我还是盼望今天是一个晴天,远方朋友会给我特别的问候,餐桌上妈妈给我的祝福会实现。下午和妈妈一起去买菜,然后自己做。可惜爸爸不在,不然就一家团圆了。没有酒,pepsi 代之,一样可口:)

关于自己身边发生的种种事情总有种神秘的联系,我一直这样认为。举个例子便可以佐证:2001年7月13号,南下深圳公司报道,开始职业生涯,同日北京申请2008奥运会成功,两年以后7月12日,参加IELTS考试,开始做出国读书的打算。前几天即23号将申请材料9份寄走,邮局的人告诉我大概7 -10天就可以到英国了,我开始估算31号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会有学校收到资料给我发确定信吗?可是没有想到刚才打开信箱,躺在里面的却是 nottingham的据信。第一封据信,来得这么快,偏偏在我生日这天来,28号他们收到资料仅仅三天时间就给了我两个多月的努力判了终审,没有说明理由,只有一个抱歉,有种死不瞑目的感觉。心一下就沉下去了,仔仔细细去看,希望是自己的理解有误,可是短短的六行字,我看不到任何还有可能的迹象。 liao去年也申请的nottingham,等来的同样是让人心碎的reject letter,那时我还戏言帮她报仇,结果我也出师未捷身先死了。tigtag上有句名言,据多了就习惯了。但愿这是我的第一封据信,也是最后一封,算是我自己的生日祝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