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爱情的Tiramisu

晚上自修的时候阿拉伯小子Mansour敲门而入,拿着一盒蛋糕说是买多了要送给我,有人送来夜宵没有拒绝的道理啊,于是道了谢欣然接受。

蛋糕我放在桌角,继续看书。今晚可是要看完这一章的,计划怎么能被小小蛋糕扰乱呢。书继续看着,我瞟了一眼被我放在一边的蛋糕。它被装在一个天蓝色的盒子里,顶上的宣传画让我觉着里面的内容有点像Cheese Cake。我继续漫不经心的打量着它,这是什么蛋糕啊,Tira–mi–su,发音好熟悉啊…..天哪,这不就是那帮女孩子们天天嘴里说起,然后还流露出一脸幸福的意大利名点“提拉米苏”吗?我连忙打开盒子,看看究竟他是什么样子。

盒子一开一股咖啡的香气扑鼻而来,我切了一小块,放在嘴里慢慢咀嚼。细绵柔软的cream交糅着滑润浓稠的sponge、再夹杂些许coco粉细干爽的表面质感,让齿间充分感受到了cheese与cream的清爽奶香、蛋与糖的甜润、finger cake的绵细、咖啡的苦甘、朱古力的馥郁、酒香的醇美醉人,多重层次与滋味在此交织融合,各种感官与知觉,居然都能在一块小小的Tiramisu里得到体验。还真不是盖的,看来它能得到女孩子们的青睐,绝非侥幸。

我很快就被这家伙吸引了,甚至上网来查它的究竟。说到Tiramisu的由来,有趣的是,它却全然不是什么历史悠久的传统意大利经典甜点,从问世到风行,至今不过短短的30多年,算是西式甜点世界里面的年轻新贵。虽然要细究其历史渊源最早可以追溯到17世纪的一种叫做Zuppa Ingrese的甜点蛋糕,但真正的Tiramisu则一直要到上世纪60年代才在意大利威尼斯的西北方一带开始出现。当地人采用Mascarpone cheese作为主要材料,再以finger cake取代传统甜点的海面蛋糕,加入咖啡、可可粉等其他元素,甜与苦就像天使与魔鬼、和谐与冲突的极端结合,使得原本温柔甜美的Zuppa Ingrese,刹时间有了更独特更复杂的个性,分外令人迷醉倾倒。

其实Tiramisu的做法步骤说来简单,但其中的讲究,则完全取决于材料以及制作的手工和技巧的高下了。特别是正宗的Tiramisu材料一定要舍得,其主要材料Mascarpone cheese价格不低(大约500克要100元人民币左右),还有作为垫底的finger cake也是关键。有些商家为了减轻成本负担,除了经常以比较便宜的海面蛋糕取代手指饼干之外,在Mascarpone cheese的用量上也常常“偷工减料”,或以cream cheese或增加鲜奶油取代,有时甚至因此而造成凝结力不足,致使其浓度、风味与入口时的质感都比正宗做法的Tiramisu略逊一筹。

另外,在Tiramisu里面添加的酒,一般可以使用Brandy、Rum甚至咖啡酒(coffee flavour liqueur),但真正最地道的,应该是产于意大利西西里岛的Marsala酒,才特别能够使它散发出优雅醇美的芬芳。

而在品尝时,除了配茶、咖啡以外,Tiramisu还能和什么样的酒相搭配呢?一般而言,为了不影响Tiramisu的浓郁甜美,不建议和酒一起享用,不过如果是作为饭后甜点,则不妨在用完正餐后、吃Tiramisu之前,来一点法国的Sauternes或是德国的贵妇甜白酒清清口;吃完之后,再喝一点较甜的西班牙Sherry或葡萄牙的Port等加烈葡萄酒,都能够起到发挥美味相乘的绝佳效果。

女孩子们这么中意Tiramisu,更是上升到爱情滋味的高度,原因不仅仅是它的味道和造型,更是它名字的由来。Tiramisu在意大利语中,“Tira”是“提、拉”的意思,“Mi”是“我”,“Su”是“往上”,合起来就是“拉我起来”,引伸一下便是“记住我”、“带我走”的意思。“我要你记住我!”在村上春树的小说《挪威的森林》中,娴静腼腆的直子总对深爱她的渡边说这句话。虽然直子从来没有爱过渡边,但她仍然要他记住她。尽管后来出现了活泼可爱的绿子,渡边的心中仍然铭记着香消玉殒的直子。 忽然想起近代诗人徐志摩遭遇与林徽因的爱断情伤后,在美丽的佛罗伦萨写下那首忧伤凄迷的《翡冷翠的一夜》,“你真的走了,明天?那我,那我……你也不管迟早有那一天;你愿意记着我,就记着我,要不然趁早忘了这世界上有我,省得想起时空着恼……”假如提拉米苏可以让你爱过的人永远记住你,那该多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