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业典礼

现在已经习惯拖拉了。我一直想把些7月17号毕业典礼的照片放到space上,结果这一弄就到8月初了。

虽然说离真正毕业都已经快一年了,但这毕竟是我自己的仪式,也能穿上那身黑袍弥补一下大学毕业时的遗憾,兴奋之余也为之前的准备废了一番功夫。英国人是出了名的讲形式,毕业典礼在英国是非常正式庄重的场合,所以不仅对我们这些毕业生,就连对来宾的着装都有仔细要求。今年夏天特别热,英国百年难遇的桑拿天,典礼那天居然有33度的高温,太阳下面温度就更高了,可怜我还得西装革履,外面再套上厚呢子料的硕士袍,那简直就是挥汗如雨。因为英国常年气温都不高,所以很少有地方装空调,就连风扇都很少,毕业典礼举行的LTB大厅建的比较早,没有中央空调系统,天气热学校也是能放几台落地摇头扇了事,三百来号毕业生再加上来宾坐在里面能干的事情就只能是拿起个小本使劲扇风了,呵呵。不过这样的场面一生都难得一次,我居然也都忍住没有拿起小册子扇风,后来从朋友帮拍得录像中看我正谨危坐,十分严肃,哈哈。等我们都坐好后便是头头们的入场,仪式很有意思,在有校徽标志的手杖的指引下,先是低级别的官员或院系老师入场,然后是中层的,高层的,之后会有一黑衣壮汉举着学校的纯银权杖漫步入场,最后才是校长。他们的袍子颜色都不太一样,帽子也有所不同,我只能分辨出几种,像英国这样重等级的国家,袍子每一点的不同都代表了不同的意义。等黑衣壮汉把权杖小心翼翼放于校长宝座前后,校长才缓缓入座。而这个宝座还是是1967年Oxford送给学校的礼物。我们这届毕业生本硕博在一起有三千多人,毕业典礼分三天每天三场完成,我的是第一天第二场。每场的顺序大都是一样的,现入场,完了就校长说话,然后就是毕业生分博硕本一个个上去和校长握手,再下来就是校长为一些社会名流杰出人士颁发荣誉博士头衔,然后这些名流再说说话,然后副校长说话,毕业生起身向亲友鼓掌致谢,然后退场,全程一个半小时。在LTB大厅的仪式结束后每个院系还有自己单独的活动,基本都是去吃吃喝喝聊聊天,类似于酒会,很多同学都一年没见了,大家又重新聚在一起感觉又好像回到了学生时代,然后和老师们聊聊,大多数老师根本记不住你是谁,反正见到面就是问你最近如何在那儿干活有什么打算之类的客套话,和每个人都说这些也挺有趣的,哈哈。

就这样毕业典礼便结束了,那两天常感叹周三还西装革履像个人,周四就开始穿上工作服起早贪黑了。嗨~生活还是要继续的,有苦也有甜嘛。

>>更多照片请访问:Graduation Day

考试月的胡思乱想

现在是晚上10点13分,天空终于全黑了下来。英国的五月天并不是非常可爱,尽管雨水稀少,阳光充足,但早上4点窗外就已是阳光明媚,晚上9点钟草地上却依然有人在晒太阳。因为靠近北极的原因,夏天日照时间特别漫长,所以如果温度高到今天这样的程度,那就只能用燥热来形容了。

下午考完了EC501,这样就结了四门,都还感觉不错,但愿最后也能有个好结果对得起这长达两个多月的苦读。接下来的两个星期要考三门相对比较轻松,我也有时间和心情写点东西,不然这荒芜一个多月的blog都快长草了 =D

为了烘托气氛,来谈谈考试。说到考试,真不知道从小到大一共参加过了多少次。记得小时候特别害怕考试,每次考前都紧张万分,如果能不考试那真是求之不得,所以初中时有一次因住院而没有参加期中考的经历到现在都记忆犹新。

说起来有趣,其实考试并非一种不公平的测量制度。因为成绩随努力的边际增长是一个不断递减过程,就如同一个人天天学习也很难拿满分,另一人临时突击也有可能 及 格一样,如果不是和毕业(如此高的成本)联系在一起,Moral Hazard现象就会出现,而造成没有人会去努力学习,这就是我们说的如果不考试我们还学什么啊。勤快的学生是吃了亏的,考试并没有体现出公平性来。怎么 就没有一种更有效的方法去衡量学生的学习程度呢?那天和梁敬丰聊起这个话题,他说如果考试可以改为和导师的单独interview,以此来体现学生对知识 的理解程度或许可以体现公平。不过这种方法成本太高,并非可行。其实考试的公正性随着检验次数和考题数量的增多而增加,而考试的成本却又反向而行,如何在其中找到一个最优点,就如同用Lagrangian method求得极值那样便好了,但如何建立这个model呢?嗨,算了,连那么多诺贝尔经济学得主都还没有设计出来呢,咱就不操那份心了。

由此可见,考试是一门学问很高的艺术,考与被考皆然 =)

来首音乐放松一下

P.S. 很感谢在我没写东西还依然来此的朋友们,谢谢你们无声的支持 :)


Mint Royale / Little Words

最后一课、最后一刻

结束今天这门课,所以在英国的课堂学习就都结束了,剩下的只是复习、考试和写毕业论文,所以一下课大家都在那儿喊“8000镑的学费花完了”:D

时间真是过得太快了,几个月前我还在为重新开始的学生生活而感到兴奋不已,现在随着最后一课的结束,我没有任何激动,一大堆的复习和考试等着我,之后会有一个短暂的快乐,我可以出去旅游,写论文,答辩,之后的之后也会和很多人一样面对去留的难题,回去的话便要加入庞大的求职大军,重新过回朝九晚五的生活,拼命工作,努力赚钱,买房买车,结婚生子……听起来好像很是让人沮丧。Anyway,大多数人的生活就是这样,仔细回味一下,是一种简单的幸福,单纯的快乐。我也要努力准备,好迎接它的到来。

拍个照留念,下次重返教室会是是什么时候呢?会是什么身份呢?


Innocence Mission / Befriended

Tomorrow on the runway

Old days, don’t come to find me,
the sun is just about to climb up over there.
‘While my heart is sinking I do not want my voice
to go out into the air’.
Did you leave the darkness without me?
You’re always miles ahead.
And you’re standing in tomorrow on the runway.

Oh be the music in my head,
the air around my bed, oh be my rest.
Replace the small disgraces of
the times and places that I never really left.
Did you leave the darkness without me?
You’re always miles ahead.
And you’re standing in tomorrow on the runway.

Oh I want to fly, fly forward into the light,
be alive, to come alive,
on the leaf-bright Friday drive,
sudden horses at the red light,
turn around, see clearer ways to go now.

“虚妄和自大”与主耶和华

[stream provider=video flv=x:/ourtaste.webuda.com/Blogger_F12/2005_03_20_The_Baptism_of_Yuqing/yuqing.flv img=x:/ourtaste.webuda.com/Blogger_F12/2005_03_20_The_Baptism_of_Yuqing/yuqing.jpg embed=false share=false width=450 height=253 dock=true controlbar=over skin=imeo.swf bandwidth=high autostart=false /]

当心灵有所归于有所依靠的时候,我感觉到了他们来自内心的喜悦和平静。今天应Phd玉琴大姐之邀,去参加她的受洗鉴证,这也是我第一次如此接近的去感受基督徒们的日常生活,并为能分享他们最为幸福荣耀的时刻而感到激动不已。

其实对于基督教退一步说宗教我都没有深刻的了解,多年共产教育加自然科学熏陶,我总是认为世界万物有着我们可以释解的机理和秩序,那怎么会有个神呢?爱与恨,幸福与寂寞均由行为所致,行为皆因思想所诱,所有这些都是一种花与果的因果关系,不以所谓神灵的存在而左右啊。记得一次参加CCF的团契,有个牧师布道,说到了寂寞的问题。大致意思是说人最痛苦的寂寞是因为没有人愿意与你分享,如果相信上帝的话,便会有所改变,因为主与你同在他会懂你关心你爱护你。我不否认这样会让人得到喜乐,但没有改变因(如此人有自闭抑或行为不为他人接受)喜乐是自我的安慰,痛苦只是被暂时掩盖了。也许我这种想法就是Phd大姐鉴证词里所写她早年的“虚妄和自大”,以为自己可以解决所有的问题。这样的经历我也有过,如果不是Phd大姐提起我已经把它忘却,曾经反复的自我思辨,自我反省,告诉自己要“善”–于己于人,但却没有发现在这种自我纠正的过程中我已经改变了自己,本性和某些品质在流逝(虽然我也不知道流失的是好的还是坏的),太多的理性加深了对自我的怀疑和否定,当自己强打信心挺起胸膛去面对这个社会的时候我却感到了巨大的慌张无措。我曾经深信自己可以改变这个世界,但最后却发现它就如这山这水,我们所能改变的只是自己。当我看到自己渺小的时候迷茫得就如同站在车水马龙的十字路口,人生又将何去何从呢?幸福是什么呢?幸福在哪里呢?难道我们只能凭借主的力量,借着他的指引去获得平安和喜乐吗?我无以为答。

我只知道赞美诗唱响,抬起头看见阳光从窗户倾泻下来的霎那,我内心感到了从未有过的平静…

像爱情的Tiramisu

晚上自修的时候阿拉伯小子Mansour敲门而入,拿着一盒蛋糕说是买多了要送给我,有人送来夜宵没有拒绝的道理啊,于是道了谢欣然接受。

蛋糕我放在桌角,继续看书。今晚可是要看完这一章的,计划怎么能被小小蛋糕扰乱呢。书继续看着,我瞟了一眼被我放在一边的蛋糕。它被装在一个天蓝色的盒子里,顶上的宣传画让我觉着里面的内容有点像Cheese Cake。我继续漫不经心的打量着它,这是什么蛋糕啊,Tira–mi–su,发音好熟悉啊…..天哪,这不就是那帮女孩子们天天嘴里说起,然后还流露出一脸幸福的意大利名点“提拉米苏”吗?我连忙打开盒子,看看究竟他是什么样子。

盒子一开一股咖啡的香气扑鼻而来,我切了一小块,放在嘴里慢慢咀嚼。细绵柔软的cream交糅着滑润浓稠的sponge、再夹杂些许coco粉细干爽的表面质感,让齿间充分感受到了cheese与cream的清爽奶香、蛋与糖的甜润、finger cake的绵细、咖啡的苦甘、朱古力的馥郁、酒香的醇美醉人,多重层次与滋味在此交织融合,各种感官与知觉,居然都能在一块小小的Tiramisu里得到体验。还真不是盖的,看来它能得到女孩子们的青睐,绝非侥幸。

我很快就被这家伙吸引了,甚至上网来查它的究竟。说到Tiramisu的由来,有趣的是,它却全然不是什么历史悠久的传统意大利经典甜点,从问世到风行,至今不过短短的30多年,算是西式甜点世界里面的年轻新贵。虽然要细究其历史渊源最早可以追溯到17世纪的一种叫做Zuppa Ingrese的甜点蛋糕,但真正的Tiramisu则一直要到上世纪60年代才在意大利威尼斯的西北方一带开始出现。当地人采用Mascarpone cheese作为主要材料,再以finger cake取代传统甜点的海面蛋糕,加入咖啡、可可粉等其他元素,甜与苦就像天使与魔鬼、和谐与冲突的极端结合,使得原本温柔甜美的Zuppa Ingrese,刹时间有了更独特更复杂的个性,分外令人迷醉倾倒。

其实Tiramisu的做法步骤说来简单,但其中的讲究,则完全取决于材料以及制作的手工和技巧的高下了。特别是正宗的Tiramisu材料一定要舍得,其主要材料Mascarpone cheese价格不低(大约500克要100元人民币左右),还有作为垫底的finger cake也是关键。有些商家为了减轻成本负担,除了经常以比较便宜的海面蛋糕取代手指饼干之外,在Mascarpone cheese的用量上也常常“偷工减料”,或以cream cheese或增加鲜奶油取代,有时甚至因此而造成凝结力不足,致使其浓度、风味与入口时的质感都比正宗做法的Tiramisu略逊一筹。

另外,在Tiramisu里面添加的酒,一般可以使用Brandy、Rum甚至咖啡酒(coffee flavour liqueur),但真正最地道的,应该是产于意大利西西里岛的Marsala酒,才特别能够使它散发出优雅醇美的芬芳。

而在品尝时,除了配茶、咖啡以外,Tiramisu还能和什么样的酒相搭配呢?一般而言,为了不影响Tiramisu的浓郁甜美,不建议和酒一起享用,不过如果是作为饭后甜点,则不妨在用完正餐后、吃Tiramisu之前,来一点法国的Sauternes或是德国的贵妇甜白酒清清口;吃完之后,再喝一点较甜的西班牙Sherry或葡萄牙的Port等加烈葡萄酒,都能够起到发挥美味相乘的绝佳效果。

女孩子们这么中意Tiramisu,更是上升到爱情滋味的高度,原因不仅仅是它的味道和造型,更是它名字的由来。Tiramisu在意大利语中,“Tira”是“提、拉”的意思,“Mi”是“我”,“Su”是“往上”,合起来就是“拉我起来”,引伸一下便是“记住我”、“带我走”的意思。“我要你记住我!”在村上春树的小说《挪威的森林》中,娴静腼腆的直子总对深爱她的渡边说这句话。虽然直子从来没有爱过渡边,但她仍然要他记住她。尽管后来出现了活泼可爱的绿子,渡边的心中仍然铭记着香消玉殒的直子。 忽然想起近代诗人徐志摩遭遇与林徽因的爱断情伤后,在美丽的佛罗伦萨写下那首忧伤凄迷的《翡冷翠的一夜》,“你真的走了,明天?那我,那我……你也不管迟早有那一天;你愿意记着我,就记着我,要不然趁早忘了这世界上有我,省得想起时空着恼……”假如提拉米苏可以让你爱过的人永远记住你,那该多好啊!

一个银装素裹的世界

早上起床拉开窗帘,很惊讶的发现,原来一晚上的雪已经让这儿变成了一个白色的世界。

[stream flv=x:/ourtaste.webuda.com/Blogger_F12/2005_02_23_Snow/snow.flv img=x:/ourtaste.webuda.com/Blogger_F12/2005_02_23_Snow/snow.jpg embed=false share=false width=450 height=253 dock=true controlbar=over skin=imeo.swf bandwidth=high autostart=false /]

这段录像是昨天下午拍的,当时正在和Cheung Yu通过msn聊天,我说我们这儿好大的雪呢,那边说上海就光下雨,都好久没看过下雪了。好了,我在“大宝”那儿学来的新技术,这下国内的朋友们也能和我一起分享着美丽的时刻了。

P.S. 影片下载有点慢,等待一下,看到时间槽底部的绿线满了以后就可以播放了,如果看不到图像但时间在流逝,那就重放几次便会好的 :)